华政首页

【人民法院报】陈鹏、蒋长永:影像中的正义:《扫黑风暴》中的罪与罚

发布部门:宣传部发稿时间:2021-11-09浏览次数:10

 

    陈 鹏 蒋长永(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 江苏省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前段时间,热播剧《扫黑风暴》在荧屏中谢幕,虽然经豆瓣网反馈,该剧后半部分剧情有拖沓、粗糙删改,部分情节逻辑难以自洽等,造成观众审美的不快,呈现出相对高开低走的趋势。但在近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背景下,通过荧屏暴露了黑恶势力残忍无情的丑恶面孔,它也反映了中央对黑恶势力的零容忍态度和坚决打击的决心,同时直观反映了正义与邪恶斗争的艰难和势不两立,是一部广受欢迎的现实主义题材法治影视剧。

犯罪的悬疑

    《扫黑风暴》的剧情跌宕起伏,由中宣部宣教局指导,以真实案件为蓝本进行改编和创作。影视剧通过三个男主人公的命案追踪为主线,以“1+5”的叙事方式为线索,串联起揭开14年前离奇失踪真相的重重困难和步步惊心。

    镜头一:剧情开局,中央扫黑督导组莅临中江省绿藤市,车队整齐驶过,车内地方领导与督导组的对话既有客套寒暄,也有线索隐现的暗示,于平静中埋下跌宕剧情的伏笔,只不过在一群西装革履、谈笑风生、正襟危坐的众生相中分辨究竟孰忠孰奸,确实有难度。

    镜头二:一辆播放着《祝你平安》的洒水车斜刺而出,将高举录像证据企图“拦路喊冤”的薛梅倾轧倒地,这一幕将剧情点燃。谁是背后杀害薛梅的凶手,14年前的其丈夫麦自立失踪案是否会断了线索?旧账未了再添新账,黑恶势力胆大包天,斗争的艰巨复杂性骤然呈现。

    镜头三:男主角李成阳原为绿藤市的警察,后来却被诬陷为受贿的黑警,师父林汉酒驾坠河疑点重重。作为新帅集团的二把手,多年来却不断在为林汉死亡的真相苦苦求索,关键证人马帅却在看守所内离奇死亡,线索再一次中断。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已经猖狂至极,而且隐藏极深,不断加剧挖掘真相的难度。

    镜头四:偶然听到孙兴酒后吐真言的徐小山被以敲诈勒索为由关进派出所,徐英子为救弟弟在夜总会被孙兴等人凌辱,徐小山后又被杀手老宁杀害,徐英子不堪其辱跳楼自杀。至此黑恶势力再度毫无人性地制造两起命案,黑恶团伙的犯罪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令人发指,腐蚀基层政法队伍,让邪恶的犯罪分子更加猖狂至极,无所顾忌。

真相与惩罚

    人类历史上充斥了正义与邪恶、善良与奸诈的较量,但事实证明,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罪犯必然会受到惩罚,真相也必将大白于天下。当垄断菜市场而受害人却静若寒蝉的“菜霸”杨冬被阳光帅气的林浩绳之以法,不禁让人想起了武侠剧中锄强扶弱的侠者风范。而民警林浩从调查徐英子姐弟死亡的案卷中不断深入,以山南派出所所长胡笑伟包庇窝藏孙兴犯罪的案件事实也逐渐浮出水面。

    因调查“美丽贷”“裸贷”不惜卧底夜总会调查真相的黄希,勇敢地用一只智能手表,记录了黑暗角度的一幕幕真相。因为马帅死亡,村支书曹鹏、区长董耀在伊河新村民生项目“村村通”改造项目中逐渐暴露出的利欲熏心,终被“永远的警察”李成阳发现端倪。因为对麦自立埋尸者陈建波的调查、薛梅尸体被发现、法医宋涛企图用专家意见掩盖真相的鉴定被否定,背后资本大佬高明远也坐不住了,孙兴的真实身份被揭开,公安局副局长贺芸、高明远与高赫的真实关系跃然纸上。

    然而真相的揭开远没有结束,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也是盘根错节,副省长王政与高明远之间充满着利益交换。林汉被自杀、李成阳被陷害、麦自立被董耀杀害、贺芸为了儿子高赫在良心与违法之间辗转周旋,当所有的一切真相大白,犯罪分子也被送上了审判台,扫黑除恶斗争的复杂性也得以显现。最终,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杀手老宁在刺杀关键证人的过程中和大江一同殒命,罪恶滔天的“孙兴”高赫拒捕被击毙,高明远、贺芸、宋涛、董耀以及团伙成员被一网打尽。

    前两年,“裸贷”“套路贷”等犯罪曾渗入校园,残害了不少青少年,菜霸市霸横行、娱乐场所藏污纳垢、暗处草菅人命也让现代文明蒙羞,更令人发指的是勇敢正直的麦自立被残忍杀害14年来,正义却难以伸张,妻子在督导组眼皮底下伸冤殒命,女儿被迫认贼作父再度被玩弄于股掌之中,同时还有各单位中腐败分子的一路绿灯。剧中案件皆来源于现实,隐隐中有云南孙小果案、长沙“操场埋尸案”、湖南文烈宏案和海南黄鸿发案等大要案的影子,对真实的再现和还原,让观众对扫黑除恶重要性、复杂性的认识更加深刻,对扫黑斗争严峻形势的认识更加直观,也对国家开展扫黑除恶斗争常态化的部署更加期待。

    扫黑除恶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20215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常态化开展扫黑除恶斗争巩固专项斗争成果的意见》,该意见指出,党的十九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地区各有关部门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环环相扣、深入开展,重视程度之高、推进力度之大、取得效果之好前所未有,成为最得民心的大事之一。扫黑除恶斗争必须常态化,才能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公平有序的法治化营商环境。否则,社会没有安全屏障,一切善良和正义之举必将被黑恶势力破坏。实践充分证明,党中央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部署是完全正确的。

犯罪的根源

    刑事古典学派创始人贝卡里亚说,“衡量犯罪的真正标尺,即犯罪对社会的危害。”刑事实证学派的代表人物加罗法洛认为,犯罪一直是一种有害行为,但它同时又是一种伤害某种被某个聚居体共同承认的道德情感行为。真正阐释犯罪实质概念的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的意识形态》一书中精辟地指出,“犯罪—孤立的个人反对统治关系的斗争,和法一样,也不是随心所欲地产生的。相反地,犯罪和现行的统治都产生于相同的条件”。这是关于犯罪的经典论述,深刻简练地指出了犯罪的阶级本质和产生的条件。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来,各种社会形态中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但是,在不同的社会形态中,存在着不同的产生犯罪的原因。

    而黑恶势力犯罪产生的原因,更是纷繁复杂。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活动大多集多种犯罪于一身,波及面广,无恶不作,社会影响恶劣,为聚敛钱财不择手段,严重侵害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亦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集中表现在组织结构更趋成熟,且加速对经济、政治领域的渗入,加大了打击的难度。

    黑社会性质犯罪是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又是社会危害严重的特殊类罪现象,宜采取“宜早不宜迟、宜小不宜大、宜攻不宜守、宜严不宜宽、露头就打的方针”,力争将其解决在萌芽状态,遏制其发展。对团伙犯罪一经发现,就集中力量,打好歼灭战。对在逃的团伙犯罪分子,应力争尽快抓获,不留后患。作为司法机关,应秉持“从重从快”的原则,让犯罪得到应有的惩罚,让正义不被蒙蔽。影像中的正义要实现,现实中的正义更需要我们共同守护。

    (来源于《人民法院报》,20211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