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政首页

【文汇报】郭讲用:在信息社会读生命哲学

发布部门:宣传部发稿时间:2021-03-18浏览次数:167

郭讲用(华东政法大学传播学院教授)

在技术主导的信息社会里,实体空间、虚拟空间的相互嵌入带动人类知觉空间的快速更迭。自媒体与社交媒体传播的碎片化、娱乐化加速了受众内在安定感的不确定性。在高度媒介化的时代,如能以传播的视角观察传统文化中的生命哲学,从中汲取养分,或能有助于对抗与缓解我们在接触媒介时产生的焦虑、孤独和不安。

在牟宗三先生看来,中国哲学从根本上是围绕生命真相而展开的思辨与修证哲学。他指出:中国哲学……主要的用心在于如何来调节生命,运转生命,安顿生命。希腊的自然哲学,以自然界为主要课题,对象是自然。笔者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生命哲学呈现出 身体即媒介心灵是本源两个面向,认识这两个面向,当可帮助我们在信息社会安顿身心。

关于身体即媒介,近年来传播学的一个研究热点是具身实践的媒介哲学。具身实践围绕儒家的修身、道家的养身和释家的空身而展开。儒家更注意将身体视为媒介,垂衣裳而天下治;而道家更强调将身体视为信息,以身体为道场(谢清果)。

《道德经·十三章》对身体有专门论述: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憨山大师对此的诠释以佛入道,认为如果世人将身体认为是主体之我,那么就会被一己肉身所困,难逃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八苦。《楞严经》中对憍陈如尊者悟道的记述也将身体比喻为旅亭,将意识喻为行客,将心体喻为主人,可以说是意识借身体媒介彻悟心之本体的人内传播实践。

我们进而可以说,传统文化是一种以心观心,于生灭无常的意识流中发现湛然不动、寂照常明的不变心性的传播模式。无论是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孟子》的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反身而诚尽性知天,还是王阳明的心外无物,无不彰显着这一传统。

德布雷认为媒介不仅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技术手段,更是一种以技术为载体的中介实践。意识借助身体媒介进行的中介实践,其目的是发现自己的真心,即意识的源头(胡塞尔称之为纯粹意识)。用今天传播学的话语来说,传统文化中,心的中介实践是通向道之真理的唯一途径。陈来还曾从体用层面将明心见性与康德的哲学进行了贯通。他指出:意识的活动是‘方起方灭心之用’,心境的持久安宁是‘不起不灭心之体’。从哲学上看,这种观念认为心有出入、生灭、感应、流转,变化不测;而心之本体则无出入、无生灭、无感应流转,寂然不动。用《周易》的语言来描述心之本体是‘寂然不动’的,心则是‘感而遂通(天下之故)’的……知觉感觉之心与心之本体的这种区分很像康德根据‘本体’与‘现相’的区分所理解的‘意志’与‘意念’的区别。

禅宗将心分为真心与妄心,认为真心被妄心遮蔽不显,而妄心恰恰来源于思考——真理只能被经验,不能被教导。因此对智慧之道的把握有两种方法。一是通过知识与理性,通过逻辑、分析去阐明,但无法直接经验;二是通过心灵的觉性感悟,无需语言乃至思维,而是需要直观的悟性去契入。如禅宗所言,妙高峰顶,不可言传;第二峰头,略容话会。

宋以后的儒家学者认为儒家的心性密码藏在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这段话里。可以说,这亦是一幅传播路径图——以身体为媒介,既进行与外在世界的互动传播(齐家、治国、平天下),又进行返照的内向传播(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最终达到外在传播与内在传播的统一。喜怒哀乐之未发的重要与不易,如王夫之所言, 是儒者第一难透底关。若想破关,必须有绵密的中介实践功夫,儒门称之为笃行。王阳明特别强调,知而不行,是为不知。身心合一的中介实践是传统学人的共识。

(来源于《文汇报》,2021-03-1101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