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政首页

【检察日报】2020年度十大法律监督案例之六——是谁“偷”了我的文章

发布部门:宣传部发稿时间:2021-02-09浏览次数:10

“多亏检察机关公告告知,我第一次知道是谁盗用了我的文章。”晋江文学城驻站作者月下蝶影是菠萝小说网侵犯著作权案的被侵权作者之一,她日前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

20201026日,由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安部、最高检四部门联合挂牌督办的菠萝小说网侵犯著作权案,经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采纳检察机关提出的确定刑量刑建议,当庭判处被告人杨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9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40万元;判处被告人宋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5万元,没收违法所得8万元。

杨某、宋某搭建菠萝小说网等盗版网站,用自动化采集工具,将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等其他网站拥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小说,批量上传到自己的网站上供免费阅读,以此吸引流量,投放广告。其中包括《鬼吹灯》《庆余年》《盗墓笔记》等知名网络小说。

阅文集团旗下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玄霆公司”)拥有起点中文网等知名网络文学网站,多年来饱受盗版困扰,发现菠萝小说网盗版后,及时收集证据,于20187月向徐州市公安局云龙分局报案。同年11月,该局立案侦查,锁定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杨某、宋某,20194月将二人抓获归案。

公安机关查明,2018年以来,杨某、宋某通过菠萝小说网等盗版网站,非法采集传播玄霆公司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网络小说作品7500余部,非法牟利110余万元。20197月,杨某、宋某涉嫌侵犯著作权案被移送云龙区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8月,云龙区检察院将该案报送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该案办理期间,201911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最高检很快也制定下发《开展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权利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工作试点方案》,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6个省市的三级检察院开展为期一年的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权利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试点工作。开展这项试点工作,可以让权利人第一时间了解被侵权的情况,保护其知情权和参与权,同时,权利人还可以在参与诉讼中发挥自身专业知识优势,助力提升案件办理质效,也有利于促进案后损失赔偿工作的顺利进行。

202017日,试点单位之一的徐州市检察院向阅文集团代表递交《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权利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对于无法联系到的其他被侵权人,采取公告送达。

最终,检察机关查明,全案实际被侵权小说40余万部,点击量21亿余次,涉案金额177万余元,仅阅文集团就有12万余部,点击量7亿余次。

202078日,徐州市检察院探索让权利方参与认罪认罚量刑协商。728日,双方达成纠纷处置方案:杨某赔偿权利人200万元、宋某赔偿权利人16万元,二人取得权利人谅解,权利人不经民事诉讼及时实现维权经济利益。

对于无人主张民事权利的近20万部小说,该案承办人徐州市检察院第四检察部检察官张志远提出由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下称“中国文著协”)作为集体管理组织,代表经告知后怠于主张民事权利的权利人,向被告人主张“孤儿作品”民事权利,加大对侵权人惩处力度。

徐州市检察院会同该市版权局、“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中级法院,向中国文著协发函,商请其提出增设公告告知权利人制度、代位追偿制度等立法建议。中国文著协相关负责人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举办的著作权法草案座谈会时,建议著作权法修订引入该制度。同时,该协会书面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家版权局在著作权法修订时引入该制度。

据悉,20201111日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已部分吸纳此建议,该法第八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依法设立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是非营利法人,被授权后可以以自己的名义为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主张权利。”

各方声音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律师协会副会长车捷:当前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件频发,检察机关打击网络盗版行为的探索很有借鉴意义。该案着力解决的权利人难确定、鉴定成本高等问题正是此类案件难点。徐州市检察院创新性地使用公告告知方式通知权利人,并通过第三方技术手段解决司法鉴定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的诸多障碍;通过主动联系中国文著协,推动提出公告告知权利人、代位追偿等著作权法律制度,体现了检察担当。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刘红宇:在该案办理中,检察机关及时适用公告告知权利人方式,创新采用源站恢复等技术手段提高取证效率;充分重视被害人民事权利保护,促成被害人和被告人民事赔偿和解,既使被害人在短时间内实现权利救济,又使被告人得以宽大处理,社会效果好;及时总结问题并转化为立法建议,体现了司法实践对完善立法的重要作用。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丛立先:网络文学著作权侵权成本低,盗版速度快,盗版行为隐蔽易扩散。检察机关公告送达权利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利用技术手段替代第三方鉴定查明技术事实、探索“著作权刑事民事纠纷一体化解决新机制”等务实举措和有效方式,解决了网络文学盗版取证困难,理清网络文学作品著作权归属复杂的实际问题,对著作权侵权行为和侵权人责任进行了准确界定和论处,探索和实践网络文学著作权民事救济与刑事救济有效衔接,值得充分肯定。

(来源于《检察日报》,2021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