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政首页

【青年报】沪上专家热议饭圈文化:莫让畸形追星影响青少年成长

发布部门:宣传部发稿时间:2020-07-27浏览次数:10


 

最近,关于饭圈文化的讨论成为热点。南洋模范中学党委书记陈宏观,便给追星之路指了一条新方向。他认为,偶像崇拜式追星只是一种模仿,追星的最高境界是追一种精神力量。而对饭圈的圈内事颇有研究的青年问题研究者陈赛金和社会学学者童潇,也给饭圈出谋划策。

追星的最高境界是追一种精神力量

“作为年轻人,追星本来无可厚非。在我们学校,学生们追得最起劲的星是指挥家曹鹏。”陈宏观说。从1993年开始,曹老一直是这支乐团的艺术总监和首席指挥。多年来,曹老陪伴着一代又一代的学生成长。“星某种意义上是榜样的代名词。曹老的人格魅力让很多学生折服。给他过生日,学生们觉得很自然,就像给家里的老人过生日一样。他们对曹老的崇拜也是追星的一种方式。”陈宏观认为,同龄人中也不乏值得追的星,比如南模的篮球非常有特色,每年还会打班级联赛,一些篮球高手就拥有了迷弟迷妹。此外,学校每年在举行毕业典礼时,也会展示一些优秀毕业生的风采;徐汇每年会评选光启区长奖,这些在科技、体育、艺术等方面脱颖而出的学生都是同龄人值得追的“星”。

陈宏观建议,对追星这件事要进行舆论引导,讲好中国故事,也可以成为非常正能量的一件事。比如金山第一位共产党员李一谔烈士就是南模著名校友。李一谔出生于富裕家庭,在求学期间接触并积极地传播共产主义思想,是上海青年投身“五四运动”和“五卅运动”的骨干成员,有很强的组织能力、理论水平和牺牲精神,学校引以为豪。

在陈宏观看来,追星的最高境界是追一种精神力量。现在所谓的很多追星只是表面性的模仿,这只是追星最低阶的状态。

建议通过法律手段规制未成年人氪金追星

关注饭圈已经多时的华东政法大学大学生思想动态大数据研究中心副主任陈赛金对近来发生在饭圈的热点新闻如数家珍,也做了一些研究。“有一些现象一定要去规制。比如饭圈的粉丝年龄趋于低龄化,又比如被营销机构倡导的氪金现象等。”陈赛金认为,传统的英雄式“偶像”崇拜模式被解构,偶像的物化消费取代了偶像的精神崇拜,并逐步建构起以“消费即美德”“颜值即正义”等为主要内容的“饭圈”亚文化。当“饭圈女孩”疯狂地为自家爱豆买流量、买应援周边、买广告位、买代言产品时,娱乐公司是乐见其成的,这本身也是其商业逻辑的一部分。可以说,娱乐工业改变造星模式是催生“饭圈”的直接原因。

陈赛金分析说,要避免低龄青少年在明星身上大量氪金,需要通过法律手段去规制职业营销团队的获利行为。比如《民法典》就对孩子游戏充值较大数额退还提供了法律依据。建议这一条也可适用于娱乐行业的氪金。“如果未成年人未经监护人许可在追星上花了几万元,甚至更多钱,作为孩子的监护人是否有权利主张返还?一旦法律上适用这条规定,对整个娱乐营销产业都会形成约束。”

坚守社会底线引导青少年健康成长发展

华东政法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童潇则认为,追星是年轻人投射各种偏好的结果,是寻找趣缘性群体的一个渠道,对于青少年成长和发展有两面性。如果引导好了,这个群体就拥有了寻求志同道合、成长向上、团队支持的功能;但引导不好,对于一些思想没有成熟,三观尚未成型的未成年人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童潇建议,让饭圈信息对青少年群体的影响,应尽量减少负功能。可以抓头部、找源头,比如明星本身要做好相应的表率,吸纳粉丝的同时,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及时自省和自律,否则对青少年的影响可能是一生的。明星不仅仅是娱乐明星,也可以是正能量榜样,比如当年的张海迪也有一群粉丝,也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星”;作为大粉,在谋求流量的同时,也要同时考虑到经济收益和社会效益的平衡。而非仅仅把粉丝作为赚钱的工具,更不能突破社会底线,引导粉丝谩骂,这样的做法必定会遭到反噬。

(来源于《青年报》,2020721日,首席记者范彦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