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政首页

孙万怀教授主讲本学期 “法治中国”课程第六讲

发布部门:宣传部(新闻中心)发稿时间:2020-06-18浏览次数:165

    615日晚,刑事法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孙万怀教授通过腾讯会议主讲本学期“法治中国”课程第六讲“发展中的刑事司法理念”,课程由校党委教师工作部副部长(主持工作)赵庆寺教授主持。


    孙万怀以乔丹诉中国乔丹体育商标案等民事案件为切入点,说明刑法尽管与我们的日常生活不如民事法律关系一样密切相关,但其实质可以上升到方法论层面。因为相比于其他法律,刑法具有自身的独特性和魅力,这主要是因为刑法具有以下特征:第一,底线性所引发的价值的终极性;第二,严厉性所引发的权利不可复原性;第三,法定性引发的公正性拷问。孙万怀重点介绍了陆勇案的始末和前置法的修改过程,强调了公正司法的价值。

    孙万怀强调,对法律规定的理解不是非此即彼、非对即错的,这是因为我们应用不同的理念、不同的背景去理解同一种规范,就会得到不同的结论。这里包含着实证主义与自然法观念的冲突,包含着主观主义解释与客观主义解释的立场差别,包含着规范违反理论与法益侵害理论的视角不同。对于应该站在什么角度去理解法律规范这一问题,孙万怀认为,奥斯丁的法律作为命令的学说在刑法中似乎格外耀眼。首先不能否定刑法本身所具有的命令性,否则刑法的存在意义就会受到贬损。法律建构的过程中,司法是一个重要坐标。孙万怀指出,法律初创时强调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但在法律体系建构基本完善的时候,已经不能仅仅依靠严格适用法律这个标准,必须要去寻找新的标准,于是提出了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新十六字方针”。孙万怀强调,“新十六字方针”并不是单纯地追求严格适用法律,同时追求一种公正性。他就司法是应该坚持克制主义还是积极主义的问题进行了阐述,认为从法定性的角度,一般是坚持司法的克制主义,这是为了防止法官随意释法、造法,但克制主义自身也存在一定的缺陷性。克制主义许多时候无助于公正的实现。他以美国著名法官厄尔·沃伦为例,阐述了积极主义的重要贡献,并认为积极主义符合刑法的基本理念。孙万怀指出,在很多案件中会面临标准缺失的情况,这是由成文法的“空缺结构”特征所决定的。此外,即使确定性的规范由于立法的疏忽或者规定与立法者基本意思的出入,存在着司法填补法律漏洞的情形。而这种漏洞的填补需要司法中完成从规范的犯罪论思路向目的性的犯罪论思路的演变。这是公正司法的正当性依据,同时需要遵循一定的原则和理念,诚如拉德布鲁赫公式所言,法律需要稳定性,但需要符合更高的目的性。孙万怀将其归为三点,合规范性、合刑法性、合宪性,这是实现刑事司法公正的基本坐标。

    孙万怀对风险刑法理论、量刑反制定罪理论、“三常”理论等刑事司法理念进行了简要介绍。孙万怀总结道,在法律建立健全以后,基于公平公正的需要,需要采取相对积极主义的司法理念,但这种积极主义不是激进的,更不是极端的。

    为对接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布局,我校立足学校办学特色,依托优势学科,整合优秀师资,专门开设了“法治中国”品牌课程。主要聚焦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中国法治实践等核心内容,旨在坚持立德树人目标,加强大学生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和法治理念的培育与提升,培养德法兼修的高素质法治人才。

    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