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政首页

【人民法院报】英国裁判文书公开的坚持与限制————迪拜酋长家事纠纷案透析

发布部门:宣传部发稿时间:2020-05-21浏览次数:10


王涛(华东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

 

案件背景

2020年3月5日,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在获得上诉法院的判决支持后,就Re Al M一案公布了三份针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的判决书。其中,第一份是针对谢赫是否实施不当行为的事实裁断判决(以下简称事实判决);第二份是有关谢赫放弃在英国享有的外交豁免,不会绑架两名未成年子女——12岁的贾里拉和8岁的扎耶德回迪拜,以及阿联酋和迪拜政府保证协助执行法庭命令的承诺,是否足以确保谢赫前妻——王妃哈雅和两名孩子在英国的安全所作的判决(以下简称承诺判决);第三份是针对是否公开前述两份判决所作的判决(以下简称公开判决)。

在事实判决听证中,尽管谢赫本人及其律师未出席聆讯,但高等法院家事分庭庭长麦克法兰爵士经过细致缜密的审理认定,哈雅的以下三项指控满足了民事证据的证明标准:1.2000年8月,谢赫曾下令将其另一个女儿——公主沙姆萨从英国绑架回迪拜。2.2002年6月,谢赫命人将其另一个女儿——公主拉提法从迪拜与阿曼交界处强制带回家;2018年2月,谢赫命令一支武装突击队在靠近印度的海面上将再次逃跑的拉提法强行抓回;沙姆萨和拉提法回家后,一直处于失去人身自由的状态。3.谢赫采取一系列方法对身在迪拜的哈雅进行骚扰、威胁和恐吓,迫使哈雅决定携两名子女逃亡英国,但谢赫仍通过各种媒体对哈雅进行抹黑,继续对其威吓与羞辱,破坏其生活处境。

在承诺判决听证中,尽管谢赫本人以及阿联酋和迪拜政府都向英国高等法院和英国外交部出具了放弃外交豁免以及保证执行法庭命令的书面承诺,以争取法院相信:谢赫不会通过绑架方式将两名子女从英国带回迪拜,从而为之后的监护问题寻求司法上的合理安排。然而,麦克法兰认为,尽管阿联酋和迪拜政府承诺,在谢赫违背承诺时会协助执行法庭命令,但英国政府对此态度并不明确,故该保证的效力不明;而谢赫仅承诺其本人放弃外交豁免,该权利放弃并不延伸至其他迪拜和阿联酋官员,故其对豁免的放弃并不能排除绑架发生的可能。

在前述判决作出后,旁听庭审的多家媒体联合向高等法院申请取消对于案件报道的自动限制,允许媒体就前述判决和庭审过程进行公开报道。哈雅一方出于自身的安危和声誉的考虑,也向法院动议要求公开前述两份判决和相关材料,并允许媒体报道庭审过程。两名幼童的独立监护方仅支持公开事实判决。而谢赫一方则反对该案判决的公开和媒体对庭审的报道。

基于相关法律的平衡

普通法中,法官可以针对不同情况作出不同目的的判决。如为解决若干法律争点而作出的官方但非强制性的文告被称为宣布性判决;为确认某些事实发生的裁断被称为事实裁断判决。此类判决具有宣布、确认法律和事实的作用,但不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对于前述两个判决是否需要公开,麦克法兰继续进行听证,并作出了一个决定公开前述判决的判决。

根据英国司法传统,涉及儿童福利的案件审理一般不公开进行。尽管经认证的英国媒体代表可进入法庭旁听审理,但对于庭审的报道受到严格的限制。英国《司法实施法》第12条第1款a项规定:公布不公开审理案件信息的行为在以下情形下构成藐视法庭罪: (1)高等法院行使固有管辖权审理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2)根据《儿童法》或《领养和儿童法》的规定提起的诉讼;(3)主要与抚养未成年人有关的诉讼。《儿童法》第97条第2款规定,任何人不得向社会公众或部分公众公布任何材料,从而泄露(a)高等法院或家事法院依据本法或《领养和儿童法》审理涉及的任何儿童的身份;(b)相关诉讼涉及的儿童的住址或学校。

不过,《儿童法》第97条第4款规定:出于增进儿童福利的考量,法院可以决定排除适用第2款的规定。对此,英国《人权法》第12条规定,(1)本条适用于法院审查司法救济是否影响《欧洲人权公约》确定的自由表达权;……(4)当诉讼涉及当事人宣称或法院认定的具有新闻、文学或艺术性质的材料或与之有关的行为时,法院必须对《欧洲人权公约》确定的自由表达权给予特别重视……

那么,此种特别重视应以何种形式体现?英国普通法对此作了规定,要求法院在考虑对一起案件取消或延伸报道限制时,必须对《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8条和第10条分别规定的司法公开、家庭和个人隐私权、自由表达权进行权衡。

英国最高法院在ZH (Tanzania)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Home Department [2011] UKSC 4一案中指出:孩子的福利一定是一个主要的考量因素,即孩子的福利应被首先考虑,但若其他考量因素叠加后的重要性超越它,孩子的福利也并非首要的 。不过,最高法院在PJS v. News Group Newspaper [2016] UKSC 26一案中强调,孩子的利益虽然不是一张‘王牌’,但并不意味他们的利益应被驳回。

那么,英国普通法是如何对这种考量加以规范的?英国上议院在In Re S (Identification: Restriction on Publication)[2004] UKHL 47一案中指出:法院必须特别关注每一起个案中不同特定权利间重要性的比较……衡量对孩子未来所产生影响的性质。大法官斯特恩勋爵认为:首先,《欧洲人权公约》中的权利条款之间并不存在优先性上的差异;其次,在每一起个案中对公约权利进行重要性权衡是法院必须做的工作;再次,干预或限制任何一项公约权利的理由必须得到严格审查;最后,对于公约权利的限制必须符合比例原则。

各方对于公开的意见

英国媒体的代表律师请求法院允许媒体对该案诉讼过程进行报道,包括公开该案相关判决。媒体方的具体理由是:第一,该案涉及绑架、监禁、酷刑等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存在两国政府干预刑事案件调查、潜在强迫婚姻等情形。社会公众通过之前有关的报道,对此案十分关注。第二,酋长谢赫具有很高的国际地位,他之前发表了多份个人申明,为防止被误导,公众有权获知谢赫在该案中败诉。由于那两位成年公主的下落至今不明,公众有必要了解该案案情,以期揭露犯罪或其他严重不当行为。第三,公布该案判决能使公众了解该案的诉讼过程及法庭让两名儿童留在英国的理由,这有助于提升公众对于司法系统的信心。

哈雅的律师主张,哈雅及其两名未成年子女的私人生活不受侵犯的权利同媒体主张的自由表达的权利并不矛盾。哈雅本人认为,公布该案相关判决,可以纠正谢赫通过舆论向孩子传递的有关他们家世的错误信息,并挽回他们的名誉;越早公布越能有效保护哈雅及两名孩子在英国的人身安全。

酋长谢赫一方则坚决反对即时公开有关该案的任何信息。

法院的决定

高等法院家事庭庭长麦克法兰爵士认同媒体的意见。他指出,该案事实判决确定的事实具有真实的公众关切性,这一重要关切性已超越涉案的四名家庭成员的私人生活领域。

麦克法兰认为,哈雅和两名孩子在英国并非隐姓埋名地生活,他们的情况已被社会公众所了解,但公众所了解的多数情况已被法院的事实判决所推翻。当前的问题不是将母亲和孩子从阴影里推向媒体报道的泛光灯下,而是重新调整媒体报道的焦点,以利用法院认定的事实澄清社会上流传的错误信息。这些错误信息已经影响哈雅的生活和她与其家族成员的关系。因此,公共舆论应基于法院的事实判决,调整对这一事件的叙述,这有利于母亲和她所照看的孩子。尽管对于谢赫而言,公开前述判决将影响到其私人和家庭生活,但公开该案裁判文书符合重大国际公共利益,足以超越谢赫本人的隐私权主张。这一重大国际公共利益又关乎如何保障哈雅及其未成年子女家庭生活的安全,故公开该案裁判文书符合《欧洲人权公约》的规定。

对于公开该案裁判文书的时机,麦克法兰认同媒体方越早越好的意见,因为对失去人身自由的沙姆萨和拉提法而言,每一天都至关重要。同时,哈雅和她的两个未成年孩子也需要尽早通过公开真相,获得声誉上的平反。

由于该案的巨大影响,涉案儿童的姓名、年龄和性别早已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法院对这些信息进行限制已无意义,故麦克法兰允许在判决书中公开两名儿童的姓名、年龄和性别。但他警告,对儿童信息的公开不得涉及《儿童法》第97条第2款规定的其他内容,特别是任何有关孩子的静止或移动的影像,以及两名儿童的住所或他们就读学校的信息。

对于公开判决,谢赫立即提起了上诉。他认为,高等法院在有关孩子最终福利安排的听证前公开前述判决,时机并不成熟,因其尚未全面审查儿童福利相关的所有材料。

对此,英格兰和威尔士上诉法院认为,高等法院已获得了作出公开判决所需的全部信息,且高等法院认定的事实是客观真实的,不可能在之后的儿童福利听证中被修正或证伪。尽管谢赫本人的隐私权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但上诉法院认为,在这类事实裁断判决中,任何当事人的待遇都应相同,无论他是国王还是贫民。最终,上诉法院驳回了谢赫的上诉。

     (来源:《人民法院报》,2020年5月15,第0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