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政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报】王秋雯:航运竞争法制为海洋安全保驾护航

发布部门:宣传部发稿时间:2017-12-22浏览次数:10


□王秋雯(华东政法大学中国法治战略研究中心)

  

  作为一个快速发展中的海洋利用大国,中国在全球舞台上的崛起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海运以及以海运为依托的国际贸易,无论对外贸易、海外市场、海外能源,还是海洋产业,都必须藉由航运实现输入与输出,从而推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实现我国贸易发展和能源发展的全球化。海运的发展则依赖于航运法律制度的保驾护航。以维护航运市场自由竞争为宗旨的航运竞争规则因其调控航运市场结构与秩序的重要性而成为航运法律制度的核心内容。然而我国航运竞争法律规则的不完善阻滞了海运业发展的步伐,导致中国对内航运市场没有规则确立秩序,对外航运事业没有规则保护利益。近年我国航运市场正常良好的竞争秩序正遭受严重破坏。外国大型航运公司、国际航运组织联合在我国沿海同一时间、以同一价格征收附加费侵害货主利益,近海航线一些航运经营者以掠夺性低价策略采用“零运价”、“负运价”排挤竞争者,外资航运公司占据了我国国际航运业务的大部分市场份额而凸显了外资垄断,世界海运三巨头组成运营联盟,压缩我国航运企业运营空间。这些问题使我国航运竞争规制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亟须探索如何从《航运法》与《反垄断法》相衔接、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相融合、本土实践与国外经验相结合的视角,将航运市场反竞争行为纳入有效规制,从而完善我国海运竞争法律制度,来遏制航运垄断,规制海运市场,防止外国公司称霸市场,切实维护我国海洋权益。

  通过航运竞争法制保障“一带一路”建设海上通道的畅通无阻。曾担任美国海军学院院长的马汉于1890年在其被誉为“海军圣经”的著作《海权论》中提出:“海权包括凭借海洋或通过海洋能够使一个民族成为伟大民族的一切东西。”几百年来,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乃至今天的美国在世界上的优势力量都是以海权为基础的。海洋的重要性在于海上航线,马汉指出:“从政治和社会的观点来看,海洋之所以成为最为重要和最惹人注目的是其可以充分利用的海上航线,准确地说,海洋是人们借以通向四面八方的公有地。”而对于公有海上航线的利用则决定了海上货物贸易对各国财富和实力的影响程度。对我国现阶段而言,无论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顶层设计,谋划大棋局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的发展规划,还是在国家安全观的全局性视野下维护我国海上安全,均离不开航运竞争规则的保驾护航,防止外国大型航运公司、巨型海运联盟称霸市场阻碍海上通道。

  通过航运竞争法制完善航运市场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推动海洋强国建设。无秩序才会催生以“负运价”现象为代表的中国航运企业间的恶性竞争;无秩序才会使海运业“大而不强”的发展矛盾不断突显;无保护才会出现中国货主面对外国船公司和航运公会联合索要高价运费时的无所适从。困境突围,既需要海运行业的自身努力,又需要竞争政策的引导,竞争法制的保障。20149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促进海运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首次在国家战略层面推进海运业发展的顶层设计。《意见》提出,要加强和改进航运业行业管理,加快推动海运业立法,强化顶层设计和战略研究,完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引导运力有序投放和合理增长。因此,推动航运竞争法制的起草设计与完善竞争有序的海运市场体系、实现国家海运业振兴战略密不可分。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推动航运竞争法制的完善还有利于我国运用规则维护竞争秩序、保障海洋权益,为建设海洋强国提供法律制度支撑。

  通过航运竞争法制提升国际话语权,真正担负起国际法上的大国责任。今天的中国与世界深度融合,海外利益遍及全球,是国际舞台上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规则的制定直接关系到中国的安全、发展与利益,影响到中国在未来世界格局中的地位。但问题在于,一方面,既有的国际海运竞争规则是由西方强国主导制定的,不能为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利益与航运权利提供实质保障。美国对于公约的强烈抵制态度与不加入公约的做法也使规则形同虚设。另一方面,国际海运巨头、大型国际航运组织往往只重视欧盟、美国等主要反垄断法域的竞争法律制度,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严格恪守规则,却无视甚至公然违反我国的竞争规则与法律制度。中国要提升国际话语权,不但要实现深度分享国际海洋规则制定权,在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修改过程中体现中国利益;更要完善自我航运竞争规则,以法治化路径规制航运垄断,维护我国贸易利益和远洋航运利益。在商务部禁止欧洲三大海运巨头经营者集中案(P3),中国作为新兴反垄断执法法域的全球重要性正在彰显。中国应当顺流而上、顺势而为,借助航运竞争法制在世界舞台规制海运巨头的垄断行为,维护国际海运市场的竞争秩序,真正担负起国际法上的大国责任,促进全球航运竞争治理体系的变革。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完善我国海洋法律体系研究”(15ZDB178)、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公用事业公私合作中垄断问题的法律规制研究”(15CFX065)阶段性成果)

 

(来源于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1220日)